当前位置: 梅河口社会头条 > 互联网 >

互联网如何赋能电影行业

2019-07-08 13:00 - 查看:
当下的发行概念,事实上是脱胎于传统的胶片拷贝时代和国有地方电影公司体制,本质其实是渠道管理,更多是To B;发行对影片的最终票房产出承担直接责任。而宣传业务倾向于To C。

  “当下的发行概念,事实上是脱胎于传统的胶片拷贝时代和国有地方电影公司体制,本质其实是渠道管理,更多是To B;发行对影片的最终票房产出承担直接责任。而宣传业务倾向于To C。但是,随着互联网的介入,宣发投入与票房产出的相关性、可见性及可衡量性大大增强,尤其是‘票补’的在线转化对影片票房所产生的直接影响。由此,宣传与发行之间的界限逐渐模糊。”太合娱乐集团副总经理、影核科技执行董事、资深影院管理专家邱洪涛6月25日在由北京电影学院未来影像高精尖创新中心主办的“电影产业大师课”第12期讲座上表示。

  邱洪涛认为,宣传和发行应当是电影营销策略的制定者与执行者的关系,目标一致,若各自为政则弊端明显。

  随后,邱洪涛通过深入剖析“在线票务平台是否发挥很大媒体价值”对市场现状提出质疑。他指出,虽然数据显示,两大在线票务平台已经覆盖了全国90%的电影市场用户,但首先来自票务平台应用本身的流量是非常有限的,更多用户来自于美团、微信、淘宝等大流量入口。由此判断大量观影人群依然属于主动观影的存量用户,平台所谓的媒体价值,也就是触达用户的价值,其实是很有限的。因此,票务平台往往必须通过联合兄弟公司、兄弟APP等方式触达更为广泛的用户群体,从而扩大自身资源的分发能力。

  对于互联网技术如何为电影行业赋能,邱洪涛通过近年来片商与影院在“春节档期”的角力等案例分析了渠道与内容之间的关系。

  邱洪涛提出,第三方票务平台崛起改变了产业价值链,但影院始终是这个环节上无法绕过的一环。第三方票务平台占比畸高、影院话语权旁落这个格局的形成,很大的原因是由于影院安于城市化进程带来的行业增长红利现状,同时资本强势助力第三方票务平台掠夺用户的中国式互联网思维,但归根到底,是影院自身对经营能力的放弃。

  “渠道与内容是荣辱共存的关系。鉴于消费者不论在哪个渠道购票,都必须回到线下观影。由于技术服务的投资门槛及产业规模经济效益、影院对运营资源的需求以及市场数据呈现等原因,我们是否可以重建片商与影院、影院与用户之间的联系?”邱洪涛表示,太合通过推出“影核云会员”探索助力影院建立自身的流量池以留住核心用户;推出“推影”助力片商建立营销资源分发系统,实现让互联网技术对行业赋能、促进行业各个环节共赢共荣、健康发展的目的。

  对于未来中国的电影宣发及影院经营,邱洪涛表示,我们应该客观看待好莱坞,成熟的电影工业化体制的确保障了产品生产能力和票房产出能力,但体制的僵化也阻碍了行业的发展:进入门槛的不断提高造成“新鲜血液”难以输入,中小成本影片面临愈发艰难的生存环境。

  邱洪涛指出,中国电影工业化就是要通过流程规范、制度安排以及分析调研,来不断降低投入产出中的不确定性,而不仅是设备与技术的更新。中国电影工业化发展转型的关键在于电影专业人才的培养与优质内容的产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上一篇:上一篇:消费互联网还有发展前景吗?           下一篇:下一篇:互联网营销的前景如何?